门户详情

花掉加拿大纳税人几个亿,四年零产量

加国生活2024-5-24 09:03 PM 681

《港湾播报》20240524-2

撞死16人!加拿大司机被勒令驱逐出境,仍可申请恢复PR

周五,联邦移民官员做出决定,勒令将导致洪堡野马青少年冰球队(Humboldt Broncos hockey team)16人丧生重大车祸的肇事司机驱逐回印度。肇事司机Jaskirat Singh Sidhu的律师Michael Greene表示,这一决定已成定局,因为将Sidhu驱逐出境只需要证明他不是加拿大公民并且犯了严重罪行。

Sidhu来自印度。在事故发生前一个月,他刚刚成为了加拿大永久居民(PR)。这起发生在2018年4月6日的惨烈车祸造成16 人死亡,13人受伤。举国震惊,全民悲痛。当时,Sidhu是一名新手卡车司机,独自驾驶卡车在萨斯喀彻温省Tisdale附近一个乡村路口,以时速86至96公里越过4个提醒前方有十字路口的路标,以及一个闪灯的超大停牌,撞上了青少年冰球队的大巴。

2023年1月,30岁的肇事司机Jaskirat Singh Sidhu在16项危险驾驶导致死亡,13项危险驾驶导致身体伤害的指控下认罪,并被判处8年监禁。Sidhu在法庭上向受害人道歉,称对车祸负全责,称是他经验不足导致了这场悲剧 。他说自己因为拖挂车上的一块篷布而分心,导致忽略了警示路标。

法官称,判决参照了以往货车司机危险驾驶的案例,但“我们必须停上公路上的死亡事件。”在这起车祸中,司机视线并没有受阻,他忽视了五处路标、巴士和十字路口,“对于一个专业司机,这令人匪夷所思。”

根据加拿大的规定,有一个判处超过6个月监禁的刑事定罪,将使永久居民失去留在该国的资格。两年前,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建议将Sidhu驱逐出境,其律师Greene诉诸法庭进行抗辩。12月,联邦法院驳回了Greene的申请。Greene认为边境官员没有考虑到Sidhu之前的清白犯罪记录和悔意。他希望法院命令边境局进行第二次审查。

Greene表示:"这是整个过程的悲哀之处。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是,永久居民根本没有权利让他们的个人情况得到考虑。""我们唯一的选择是,在他被下令驱逐出境后,我们可以要求他们基于人道主义原因恢复他的永久居民身份。"

他透露,听证会结束后,Sidhu不会立即被拘留,必须进行一项驱逐前风险评估,并且他还可以要求延期以及考虑他的永久居民身份恢复申请。Greene说,驱逐程序可能需要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。事故中几名遇难者的家属表示,他们希望Sidhu被驱逐出境。

车祸受害者Logan Boulet的父亲Toby Boulet告诉CTV,他很感谢移民官员几年做出的决定。他说:"我们对今天的决定感到感激,因为我们认为Sidhu应该被加拿大驱逐出境。即使他可能提出进一步上诉,我们也坚信结果不会改变。"

1.3亿打水漂?!特鲁多4年前这承诺又没兑现,纳税人每年还掏1700w

在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承诺投入1.3亿加元巨资建造一家疫苗工厂,以便在 2020 年底前生产出加拿大制造的新冠疫苗。但是,四年过去了,没有一瓶可用的疫苗下线。

2020 年 8 月 31 日,特鲁多在访问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 (NRC) 皇家山设施期间向记者发表讲话,称要建造本地疫苗工厂。在辉瑞和 Moderna 等其他产品面临全球激烈竞争之际,此举被认为是减少加拿大对外国来源依赖的一种方式。

在联邦政府注资近 1.3 亿加元后,一家叫Biologics Manufacturing Centre制造中心 (BMC) 在国家研究委员会拥有的土地上迅速建成,该土地位于一处前动物疫苗工厂的旧址。虽然该中心的建设已于 2021 年 6 月基本完工,并于 2022 年 7 月获得加拿大卫生部认证,符合其规定,但这家由纳税人资助的工厂尚未完成其预期目标,即大规模生产供患者使用的疫苗。4年快要过去了,似乎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开始生产。

与此同时,根据联邦政府研发机构国家研究委员会 (NRC) 提供的数据,国家研究委员会 (NRC) 仍在为该工厂每年提供 1700 万元的资金,以帮助约 100 名员工在现场工作。

一些专家怀疑这样做是否值得,因为新冠疫苗的全球销量暴跌,辉瑞和 Moderna 仍控制着剩余的市场。另一家新冠疫苗制造商阿斯利康(AstraZeneca)最近撤下了其产品,理由是全球新冠疫苗过剩。

厄尔·布朗(Earl Brown )博士是渥太华大学医学院名誉教授,也是病毒学和微生物学专家。布朗博士表示,Novavax 的亚单位疫苗是一个“利基”(niche)市场,该疫苗使用的技术与辉瑞和 Moderna 的 mRNA 产品不同。Novavax 能够将其部分基于蛋白质的疫苗出售给想要 mRNA 替代品的患者。但 Brown 质疑 mRNA 怀疑论者市场是否足够大,能够长期维持像 BMC 这样的大型运营。

布朗表示,他支持在“2020 年迷雾”中建设一家国营疫苗工厂,但该工厂搁置的时间越长,可行性就越低。他说,联邦政府最终可能会厌倦向一家什么都不生产的工厂每年投入 1700 万元,或者说生产的产品需求并不高。他补充说,人们“极度遗忘疫情”,加拿大政府可能会放弃为下一次健康危机做好准备的计划。

突发!多伦多华裔女子与夫被判一级谋杀罪名成立

备受华人社区关心的华裔女子Yun(Lucy)Lu Li与丈夫Oliver Karafa涉枪杀案,陪审团经过不到一天的审议后作出了裁决!汉密尔顿陪审团认定Oliver Karafa和 Lucy Li 两人在 2021 年一级谋杀Tyler Pratt,以及谋杀其伴侣Jordyn Romano未遂的罪名成立。两人均被判一级谋杀罪和谋杀未遂罪。

当陪审团确认了判决时,法庭上爆发出欢呼声。Romano抽泣着,给了母亲一个长长的拥抱。 “再见,Lucy,”当Li被带出法庭时,Romano喊道。Romano和Li在得知判决结果后面无表情。这两位多伦多居民与他们的辩护律师分别站在不同的长桌旁,他们身后的法庭上挤满了警察、法庭工作人员和旁听者,他们观看了这场为期七周的庭审的结束。据悉,一级谋杀罪将自动判处终身监禁,25年内不得假释。

枪击事件发生后,Karafa 和 Li 于2021年3月成为全球追捕的对象。39岁的 Pratt 被谋杀大约24小时后,两人登上了飞往东欧的飞机。他们几个月后在匈牙利被捕。同案被告对指控表示不认罪,但在汉密尔顿审判期间,辩护律师对所发生的事情提出了不同的说法。

皇家检察官坚称 Karafa 策划了这起谋杀案,他的妻子 Li 是同谋。Romano 心脏中枪后幸存下来,这一谋杀出现了差错,迫使被告逃往欧洲。在庭审期间, Karafa 的律师承认当时28岁的 Karafa 开了枪,但坚称这不是有预谋的,并请求判处二级谋杀罪。

与此同时,Li 的律师辩称,她不知道 Karafa 的意图,并且在开枪前没有注意到危险信号。在证人席上,Li 作证说,当枪击发生时,她在Stoney Creek仓库的另一边,甚至说她“可能是房间里最愚蠢的人”,或者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人,因为她卷入了此事。

在4月中旬为期四天的证词中,Romano 对 Li 的说法提出了质疑,称 Li 离枪击发生地更近,就站在路虎揽胜附近。在宣判之前,Romano 在受害者影响陈述中透露,她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和神经损伤,曾做过手术、昏迷过,后来又失去了一个孩子。她称Karafa 和 Li 是 “可怕的怪物”,逼得她酗酒忍受无数个不眠之夜。

Harrison Arrell法官将Pratt谋杀案定性为两个人 “完全出于无比贪婪的动机” 而实施的 “直接处决”。Arrell在法庭上说:“很难想象这两个人还能进行如此精心策划的谋杀。”

卑诗两党协商破裂 合并谈判已终止

卑诗联合党(BC United,前身为卑诗自由党)表示,卑诗保守党拒绝了联合党提出的非竞争协议,从而结束了两党可能合并的谈判。

卑诗联合党党领冯宜干周五(24日)上午发表声明,称已举行两次会议商讨双方合作的可能性。冯宜干说:“在这些商谈过程中,我们唯一的目标是通过将该省的利益置于任何个人或政治利益之上,最大限度地减少选票分裂的风险。”他称:“我很欣赏卑诗保守党所表现出的真切诚意,他们与我们一起努力实现共同目标,即为卑诗省的最大利益行事。”

据CTV报道,两党第一次会谈于5月2日举行,会议确认了“寻求互利并探索共同背景”;5月22日举行了第二次会谈,双方各有两名代表。冯宜干说:“尽管在会议上达成了共识,罗仕德(John Rustad)昨晚还是决定回绝了一项旨在防止选票分裂的合理提议,冒着(省长尹大卫)新民主党政府再执政4年的风险,这将进一步危及民众的福祉。”他续表示:“罗仕德这样做,是将自己的野心置于卑诗省的最佳利益之上。”

根据这项协议,两党同意在竞选期间不互相攻击,也不让候选人与对方竞选连任的省议员竞争,其中包括两个卑诗保守党席位和15个 卑诗联合党的席位。该协议还提议允许卑诗保守党提出47个竞选席位,卑诗联合党推出46个竞选席位,因为卑诗联合党现拥有更多席位。

冯宜干解释说,席位将以“草案形式”在各党派之间分配。如果卑诗联合党和卑诗保守党赢得的席次总数超过新民主党,两党将组成联合政府,赢得更多席次的党领将担任省长。罗仕德尚未就两党协议发表声明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全部评论
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
朕知道了
我也说一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