门户详情

多伦多亲子鉴定丑闻

娱乐热点2024-5-25 06:32 PM 213

前段时间,一篇名为《我妻之死》的文章,把加拿大医疗系统中的看病难,确诊难,治疗难,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作为一个多年的医务工作者,家里也有亲人经历过癌症手术,放疗,化疗等一系列治疗,我只能以自己的亲身经验和所见所闻来说,加拿大实施的是分级医疗体系,不同的病症,优先程度不同,真的遇到性命攸关的大病,其实还是很快的,不管是各项检查,住院,手术排期都能一路绿灯,效率其实一点都不低。

但是如果遇到感冒发烧,头痛脑热,四肢五官炎症这种虽然不致命,但是却很磨人的病痛,的确是会出现一拖再拖还看不上医生的情况,最后要么是身体给力,自行康复,要么就是从小病拖成大病,获得优先治疗体验卡一张。

于是有不少人把这些问题归咎到免费医疗上面,觉得是因为所有人都混在一个锅里吃大锅饭,所以才会排队排到地老天荒,如果有私人医院,私人诊所,拿钱办事,就能做到在经济层面进行分流。

有钱人去私立医院,自费用顶级医疗资源续命,而把公立医院留给穷人,也能减轻一下医院的排队压力。

这话听起来似乎的确有那么几分道理,不过其实加拿大并不是所有医疗都是公立和免费的,如果上网查一查,会发现其实私立的诊所遍地都是,除了最普遍的牙医,眼科,理疗,还有医学美容,整形外科,不孕不育,试管婴儿,也都是私立诊所的天下,一些私人诊所的医生,不仅能给病人做诊断和治疗,还能租用医院的手术室进行全身麻醉的手术。

当然,他们的收费也同样不菲,少则几千,上不封顶。

那么这样的重金求医,到底是不是物有所值呢?

下面就让我们来讲几个加拿大私人诊所的奇葩事儿,如果要概括下来,那就是:

  • 妙龄女挺大肚为孩寻父,九旬翁确认亲爹全靠猜。

  • 华裔精英为总理续香火,黄粱梦醒绝望赴黄泉。

  • 毛孩子寻根问祖找太奶,却发现美女主人才是一条狗。

  • 都道是基因检测不说谎,原来大怨种却是我自己。

这第一个故事的主角,是一个名叫Viaguard Acc-Mertics私立诊所,总部位于多伦多市区黄金地带,下面我们就将它简称为诊所V。

根据官网上的介绍,诊所V创建于2000年,是全加拿大最大也是最专业的一间私立检测机构,主要针对的是DNA的遗传基因测试。

诊所拥有现在国际上最先进的DNA检测技术,不仅能做亲子鉴定,还能往上追溯三代的直系和旁系亲属关系。

而最牛逼的是,他们还拥有一种叫做“孕期亲子检测”的高科技,能在孩子还是胎儿阶段就锁定是谁是亲爹。

这事听起来似乎有点无厘头,就算你抓不到是哪头牛犁的地,难道也不知道是谁播的种?

结果还真有不少因为公摊面积管理混乱,而无法确认经手人的,这就比较尴尬了,万一以为播种的是茄子,结果最后结了个西瓜,那该咋整?

其实针对胎儿的亲子测试,早在二三十年前就出现了,不过那时候必须要通过抽取羊水进行检测,不仅会对孕妇身体带来痛苦,也会对胎儿有风险,严重时甚至会引起流产。

但是这个诊所V却宣传说,他们采用的一种全新高科技技术,能够在怀孕13周后,通过提取孕妇血液中的胎儿DNA来进行分析和比对,仅需几滴血,就能帮腹中孩子找出亲爹,准确率百分之百!

因为考虑到需要做这种检测的人,大多会感觉难以启齿,不愿来诊所抛头露面,所以诊所V还非常贴心的推出了可以居家采样的套餐,里面包括了试管,密封袋,采血针等工具,客服只需把血样寄回V诊所就行了,主打一个无痛和保密。

宣传里还专门提出,只需要女方提供血样,男方如果能提供口腔内的棉签拭子样本当然最好,如果不行,几根头发,甚至是嚼过的口香糖都可以。

可谓是方方面面都给客户想到了,简直不要太贴心。

不过给出价格也是温柔的一刀:根据男方数量的多少,最低一千起跳,上不封顶。

这种“给娃找爹”的检测,在加拿大属于“非必要类医学检验”,不仅是全民医保不报,绝大多数的保险公司也不会Cover,每一分钱都要顾客实打实的自掏腰包。

可即使这样,还是有不少人愿意付钱,毕竟怀孕这个事又不能按下暂停键,锁定谁是亲爹越早越好。

不仅是加拿大,还有美国,澳洲,甚至是亚洲的客户也都选择将样本寄过来进行检测。

家住在安大略省North Bay的Corale就是其中一员。

2020年,当时才19岁的她发现自己怀孕了,在经过短暂的慌乱后,她仔细回忆,发现有两位男士都可能是经手人,于是给孩子找爹一事迫在眉睫。

她在谷歌搜索里输入“胎儿亲子鉴定 “,第一个跳出来的结果就是位于多伦多的诊所V,打通了网站上的免费咨询电话后,对方非常专业的问了一大堆问题,随后表示,她的情况实在是太适合做这个检测了,二选一找爹简直就是小菜一碟,由于她还是个学生,诊所还非常慷慨的提出可以打八折,居家取样外加实验室DNA分析,一共八百块加币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。

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Corale思前想后,最后咬牙下决心付了全款。

几天后,信箱里果然收到了诊所寄来的全套采样用品,她按照上面的说明,仔细的将自己的几滴指尖血挤入了试管中,也取到了两位喜当爹的DNA样本。

作为一个遇事不决,先发抖音的新新人类,她把整个取样的过程拍成了视频,以记录自己的这次“为娃寻爹”经历。

结果两周后,她收到了诊所寄过来结果,上面显示,喜当爹二号成功中奖,奖品是五个月后领取小婴儿一个。

尽管得知这个消息也非常震惊,但是二号在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之后,还是决定负起责任,陪着她参加产检,产前班,还顶着多伦多的高房价买下了一栋小小的独立屋,装饰好的婴儿房,全心全意的迎接小宝宝到来。

几个月后,Corale生下了一个健康漂亮的女婴,起名为Harlow。

多伦多亲子鉴定丑闻

可是没过多久,问题就显现出来了,因为小宝宝的头发和眼睛颜色,怎么看怎么都跟二号这个当爹的没半毛钱关系,到后来,就连Corale这个当妈的自己都犯了嘀咕:这孩子,咋怎么越看越像喜当爹一号呢?可是一号明明被胎儿亲子鉴定给排除了啊!

就这么纠结了两三个月,最后她还是没忍住,给诊所V打去了电话,小心翼翼的问:是不是你们把我送过去的样本给搞混了啊?

结果那边却斩钉截铁的回复说,肯定不可能搞错,DNA不会说谎,不过他们还是建议说,如果实在不放心,我们可以给你再做一次亲子测试,看在你已经是第二次过来的份上,这次就给你打五折吧,五百块钱搞定!

由于这次孩子已经出生了,所以她干脆就抱着孩子,拉着二号来到了诊所,三人都抽血进行化验。

结果却让二号从“喜当爹”变成了“没当爹”,孩子跟他不具备任何血缘关系。

觉得被耍了的他当场拂袖而去,原本几个月后要举行的婚礼告吹,Corale母女也不得不从房子里搬出来。

在Corale的强烈要求下,诊所V又对先前那个一号和孩子进行了一次DNA亲子鉴定,结果这次倒是没什么悬念,他才是真的亲爹。

可是当她又回过头把消息告诉一号时,对方却表示,如果大半年前知道真相,那么或许两人还能组建家庭,共同抚养女儿,但是现在时过境迁,他已经有了关系稳定谈婚论嫁的女友,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儿,最多也就只能做到在经济上支持,感情上将会注定缺席。

一夜之间突然就从三口之家变成了单亲妈妈,Corale自然将一腔怒火都发泄在了诊所V上:说好的百分之百正确呢?咋关键时候就掉链子呢?

可是诊所V也翻了脸,91岁高龄的老板Harvey Tenebaum表示,在一开始签订的合约里就写得清清楚楚,我们只负责进行检测和分析,不对样本提供方出现的失误负责。

这后一句让Corale百思不得其解,我到底做错了啥?

诊所大爷说,DNA样本是特别容易受到污染的,你在收集一号和二号样本的时候,有没有做到全程消毒?有没有在封装信封的时候严格分开,而且每次接触都洗手和戴口罩?在整个邮寄的过程中,有没有保持避光,干燥,且温度湿度都符合标准?

这一连串的灵魂发问让Corale更加懵逼:既然要求这么高,那你们为啥还跟我宣传说“居家采样,简单快捷”?

可是大爷却指着那些七八十条款中的某一条说:我们也说了自主采样有风险,同时给了一个让你免费来诊所采样的选项,你自己不来,怪谁?

Corale看着那些比蚊子腿还小的字体欲哭无泪,感情我眼神还真比不上这个91岁的大爷。

于是大爷非常贴心的给出了解决方案:小妹妹你别难过,算我吃个亏,把这几次检测的钱都退给你吧,以后你要再过来,我再给你打八折哦!

这下子Corale彻底怒了:你居然还想跟我“下次再来”?

可是她却很快发现自己投诉无门,在加拿大,私立诊所进行的DNA检测,根本就不属于医学诊疗范畴,而是服务性质。诊所甚至都不需要专门申请相关的执照,更别提对医生的资历和仪器设备有硬性规定了。

说白了就是,此类私人性质的DNA检测,在加拿大根本就无法可依,属于监管盲区。

而且既然是售卖服务,那么就一切以合同为准,哪怕是看上去再不合理,只要双方签字画押那就有效。

无奈之下,Corale成立了一个叫做“诊所V受害人小组”的脸书群,号召那些被坑了的人联合起来,共同进行维权。

结果还真的有一个名为John Brennan的美国男子联系上了她,这人的故事类似于那个喜当爹二号的加强版:

他在2015年的时候,突然被分手好几个月的前女友,大着肚子找上门,说是他播的种。

尽管掐指一算时间好像有些出入,但是那张来自诊所V的胎儿亲子鉴定结果却是白纸黑字,上面显示样本的来源是他之前留在前任家中的一把牙刷。

就跟Corale事件中的二号男一样,John也从此担负起了父亲的责任,不仅很快和女友复合结婚,之后儿子Travis的出生,更是让他决心要当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,他甚至把儿子的名字纹在了自己的胳膊上。

谁知幸福生活才刚过了两年,他就发现妻子出轨,因此提出离婚。

为了得到儿子的抚养权,他不惜花费两万美元请来了律师打官司,表示房子车子什么都可以放弃,唯有儿子不行。

可前妻也明显有备而来,她向法庭申请了另一家机构的亲子测试,结果显示,John其实帮她的出轨对象养了两年的孩子。

愤怒的John把矛头指向了之前做测试的诊所V,认为是他们的测试结果让自己当了大怨种,可是同样也被大爷硬气的给顶了回来,大爷表示,我们的结果肯定没错,你应该去问问你的前妻,是不是偷情的时候,让那个男人用过你的牙刷!

真的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----恶心到家了。

John最后不仅是人财两空,胳膊上儿子名字的纹身更是让他越看越膈应,于是他找人把Travis改成了代表嘲弄的Travesty,跟当年德普船长把前女友“薇诺娜”的名字纹身,改成了“酒鬼”,异曲同工。

多伦多亲子鉴定丑闻

只能说,纹身有风险,下手需谨慎。

Corale和John的遭遇,也引起了加拿大国家广播电台CBC的注意,他们派出了调查团队,想看看到底是为什么这个诊所V会在亲子鉴定上乌龙频出。

结果他们发现,V诊所从2020年底开始陆续降低了对“胎儿亲子鉴定”的 检测频率,到2021年,就彻底停止了此类服务。

于是CBC的一名记者,乔装成一个客户,前往诊所,点名要做这项测试,结果这次是大爷亲自负责接待,在一段由隐藏摄像机拍下的视频中,大爷一个劲的劝说记者把孩子生下来再来做亲子鉴定。

在面对“为什么之前能做而现在不行”的问题是,大爷先是顾左右而言他,后来实在是被问急了,他才终于承认:这个测试根本就不准!

大爷还特别举例说,他给一个客户找的孩儿他爹是白人,结果生出来的孩子却是黑的,实在无法解释,这才叫停了这项测试,而改用准确率更高的婴儿取血来做鉴定。

可是几天后,另一位CBC的记者在诊所前拦下了大爷,问出了同样的问题,而这次他的回答是:这个测试是完美的!准的!肯定不会出错的!

不过很快就有相关权威人士出来PiaPia打他的老脸:

多伦多分子遗传学实验室主任Mohammad Akbari博士说,由于胎盘具有的过滤作用,胎儿DNA能够进入母体血液,其实是十分微小的,更别提还要提取里面的遗传标记位点来进行对比了。

哪怕是国家级的实验室,都至少要每次对孕妇取血十毫升,还需要在怀孕中晚期不同时间段取样三次以上,才能真正的进行实质意义上的亲子鉴定,而且准确率也只能达到80%左右。

而V诊所所宣传的仅需几滴血,就能百分之百找出亲爹,只能说是牛皮吹得不要太离谱。

那么他们的那些检测报告又是咋回事呢?

一位曾经在V诊所工作过三个月的员工,对记者解开了这个秘密。

这个专门负责电话咨询的女员工回忆说,她在入职培训的时候就拿到了好几页纸的问题,基本上都是和客户的身体状况有关,尤其是她的每月经期的情况,多长时间,间隔多少天等等,可谓是事无巨细。

当然了,还有一个重要信息,就是她跟那些疑似孩儿他爹的人,是什么时候进行床上运动的,次数,时间,都要提供出来。

拿到所有的这些信息之后,就是时候让大爷来表演真正的技术了!

好吧,所谓真正的技术,就是大爷通过这些日期,凭经验来猜猜看,到底谁是亲爹。

用他的话来说,老朽活了九十多,吃过的盐比你的饭都多,走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长,就跟老农可以凭出芽的时间反推是什么时候播种一样,我猜个亲爹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。

如果遇到上下半场时间相隔太近,那大爷就只能纯靠五五开的几率来投骰子了,如果有三个四个候选人,在他手里就更是乱点亲爹谱,反正再怎么着也有百分之二三十的几率,比在赌场里梭哈一把的赢面大多了。

而且就是猜错了也没关系,大爷早就在那些密密麻麻的条条款款中给自己埋下了后手,吧自己的责任摘了个干干净净。

更何况,很多人遇到这样的情况时,女方通常都会担心传出去对自己和孩子的名誉有损,所以大多数时候都选择忍气吞声,不了了之。

所以尽管加拿大消费者协会收到了六起有关诊所V的相关投诉,但是实际受害人很可能是这个数字的几倍,甚至十几倍。

前面也说了,私人诊所做亲子测试,无法可依,所以要以诈骗来刑事起诉大爷,在现阶段可行度极低。

而民事法庭索赔排期缓慢,大爷已经是91岁高龄,能不能等到开庭那天都成问题,而在这期间,他依然诊所照开,钱照赚。

他算是把这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,只能让人不得不感慨一声: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!

不过大爷的一位华裔大弟子就没有他这么幸运了,这个名叫徐凯利(Kyle Tsui)的41岁男子,去年年底在西班牙在被捕,随后被引渡到美国纽约受审,罪名是欺诈以及电汇诈骗。

这个徐凯利曾经在多伦多大学攻读过基因工程学博士,毕业后入职上面说到的诊所V,职位是“质检经理”,负责监管职员从顾客那儿收集和处理样本,并把结果向大爷进行汇报。

作为这样的亲传大弟子,他自然是把大爷检验结果全靠猜的技术,学了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2018年,徐离开了诊所V,前往美国纽约州,注册了一间公司,对外宣传可以用几根头发,检验出高达800多种不同食物和接触物品的过敏反应。

可能大家看到这儿也明白了,用几根头发测过敏,和大爷的几滴血找亲爹一样,都是换汤不换药的骗局,而他也全盘照搬了大爷邮寄检测的方式,在网上售卖取样检测包,每份从26到79美元不等。

由于价格不贵,再加上的确有无数人每天都受着千奇百怪的过敏折磨,所以徐凯利的公司从成立开始,几乎每周都要收到大约四千五百个头发样本,而他收到这些样本后会直接丢入垃圾桶,然后雇几个打字手速快的员工,啪啪啪在报告单上胡乱打上一堆数值,再从几百个过敏原中随机挑选几个常见的填进去,就算是检验完成了,半分钟都用不了。

根据警方估算,他前后一共从8.8万人手里,骗取了近六百万美元。

可是过敏这种事情,严重的时候是会引起呼吸道水肿,甚至死人的!徐凯利的这种做法不仅是唯利是图,而且还草菅人命,所以没过多久就东窗事发,而他自己也卷款逃亡西班牙,最后在那边落网。

徐的这个过敏原公司到底有没有真的出过人命,警方并没有对外公布,但是如果把时间倒推到2014年,还真的有人因为徐凯利的行为而人生尽毁,走上绝路。

那是CTV电视台的一款早间节目上,徐凯利和一个中年男子一起出镜,对外宣称说:加拿大的传奇总理Diefenbaker有后了!身边的这个大叔,就是他的私生子!

多伦多亲子鉴定丑闻

可能说起这个迪芬贝克,很多中国观众会感觉比较陌生,不过他在1961年的时候,在议会力排众议,打破了持续多年的贸易禁运,将大量的小麦以人道物资的方式,出口到了正处于饥荒困难时期的中国,拯救了无数条人命。

迪芬贝克与1979年去世,享年83岁,一辈子无儿无女,和夫人一起合葬在萨斯卡通。

结果谁知三十多年后,一个名叫George Dryden的男子,自称是迪芬贝克的儿子,而帮他寻亲的,正是这个徐凯利。

根据徐凯利在电视访谈上的说法,他是通过迪芬贝克故居一把梳子上的头发和George的DNA比对成功,确认了二人的父子关系,而George也回忆说,母亲在去世前曾经提到过,自己年轻时曾经跟总理有过一面之缘。

再加上他的长相的确和迪芬贝克有几分相似,因此觉得肯定是亲爹无疑。

多伦多亲子鉴定丑闻

已故传奇总理居然有后,这事很快就登上了加拿大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,徐凯利也跟着狠狠的刷了一通存在感。

不过也有人提出质疑说,根据年龄和时间推断,George母亲怀上他的时候,迪芬贝克已经是78岁高龄了,难道真的有人能如此老当益壮。

而徐凯利则坚称自己的检测结果无误,而且还又一口气又找到了迪芬贝克的另外两个私生子,他俩都是当年迪芬贝克家里管家婆的儿子,徐凯利也是根据同样的头发比对,确认了他们也是总理播下的种。

突然间成批的出现总理后人,这让迪芬贝克的其他亲戚朋友终于坐不住了,不久后,故居的管理人出来澄清说,他从未给过徐凯利头发进行化验。

为了为已故总理证明清白,他们捐献出了他真正的一缕头发,给另一间专业实验室进行检测,结果是,这些头发上的毛囊早已干枯坏死,无法提取任何有用的DNA。

而更离谱的是,后来George还跟那两个据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们做过DNA比对,发现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。

既然兄弟都不是亲兄弟,那么亲爹的可能性也就很低了。

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,徐凯利坚称自己的操作没问题,还暗示说是George故意给出了不实信息和样本,误导了他。

被甩锅的George,于是被看成是个沽名钓誉的骗子,还被媒体冠以Diefenbaby的绰号,各种讽刺笑话,漫画层出不穷。

寻亲未成却寻成了笑柄,这给George带来了巨大的打击,整个人一蹶不振,靠酒精和各种违禁品麻醉自己,最终在潦倒中结束了生命,年仅47岁。

根据他的一个朋友回忆说,由于从小就不知道父亲是谁,所以George其实原本是想去徐凯利工作的诊所V测个DNA,看看这个世上有没有别的什么失散多年的亲戚。

结果诊所老板大爷一眼就看出他长得很像迪芬贝克,于是要求手下的徐凯利往这个方向来查。

结果徐凯利在一通操作后,得出结论,说他就是总理之子,而George到死,都对他的说法深信不疑,可是又苦于无法对外界那些质疑和嘲讽作出辩解,于是绝望中自我销号,想要去另一个世界,问问母亲,自己的生父到底是谁。

这场悲剧的幕后推手徐凯利却并没有因此受到任何影响,几年后还去美国开公司,赚得盆满钵满,直到后来诈骗东窗事发。

正是由于他的人品如此低下,所以当2023年4月10日,徐凯利在纽约州法院对自己的多项欺诈罪名表示认罪,并且面对最高20年监禁时,不少人都拍手叫好,觉得他是罪有应得,不是不报,时候未报。

当然,徐凯利之所以被重判,除了因为实在是太贪心,诈骗范围太大之外,另一个原因是美国在这方面的立法更加的成熟和完善,大爷教给他的那些利用合同漏洞脱身的方法,根本就行不通。

换句话来说,他的那个公司如果开在加拿大,结果大慨率就会跟诊所V的大爷一样,P事没有。

人的维权都如此困难,那么事情出在动物身上,可就更别提了。

这几年,兴起了一股子给家里的毛孩子测DNA的热潮,尤其是那些被人收养的流浪狗串串,主人总会好奇它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品种给混出来的,而且了解狗狗的具体血统谱系,也能帮助兽医预防一些高发遗传病。

于是哪怕测试费用价格不菲,也有很多爱宠的主人心甘情愿自掏腰包。

由于市场需求越来越高,专门做此类宠物DNA的私人机构也如雨后春笋一般越开越多,其中一间叫做DNA My Dog的多伦多公司尤为出名,他们号称不仅能够精确测出狗狗的品种,还能测试狗子是否对某种狗粮成分过敏,甚至还能预估出它们的寿命。

根据主人的需求定制测试的种类,他们的收费从79.99到199.99不等。

不过在过去的一年多里,这个测试中心也遭到了多起投诉,主要集中在测试结果和毛孩子的长相看着有点货不对版 ,而诊所也一如既往的坚称检测没问题,说猫猫狗狗的基因就像是开盲盒,别说是长相了,就连体型大小,颜色深浅,都会有无限可能性。

于是很多时候,主人心中再是怀疑,也只能作罢。

直到一家名为WBZ新闻的媒体对此事展开了调查,使用的方法也非常的简单粗暴,一个名叫Chirstina Hager的记者,把自己的DNA样本给寄了过去进行检测。

结果样本测试出来的结果,她是40%的阿拉斯加,35%的沙皮狗,以及25%的拉布拉多串串。

多伦多亲子鉴定丑闻

真的是离了大谱,活了快五十年,这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一条狗!

此事在网络上进行曝光之后,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,原来DNA测试真能做到实质意义上的“人畜不分”。

测试中心在两个星期之后才发出声明,还是把锅甩给了样本受到了污染上,觉得是因为主人取样操作不当才引起了这个乌龙事件。

但是记者明显就预料到了这一点,她又拿出了另外两家机构的检测报告,同样是用的她自己的DNA,一模一样的取样方式,但是这两家的报告上显示的是“无法检测,样本主人不属于犬科动物”。

这下就真的无话可说了,而网上也有这间检测中心的前员工出来爆料说,他们从来没有检测过任何样本,也没有进行测试的条件和资质,判断狗狗是什么品种,全靠主人提供的照片来猜。

前有大爷看日期猜亲爹,后有员工看照片猜品种,估计很快就有算八字的方式出现了,反正是经验和玄学一锅乱炖,跟科学没什么太大关系就对了。

只能说,在私立DNA测试这样一个缺乏行业规范,法律条文又无法涵盖的灰色地带,真的是遍地是坑,每天上一当,当当不一样。

最后让我们再回到一开始的那个问题上:花钱的私人医疗,真的要比免费的公费来的好么?

只能说,凡事都没有绝对,尤其是在涉及到利益相关的时候,拿钱办事可以是高效快捷一分钱一分货,但是也有很大可能遇到唯利是图的黑心商家。

归根结底,这不是给不给钱的问题,而是取决于对方是否拥有良心和职业道德。

大家觉得呢?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全部评论
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
朕知道了
我也说一句